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着眼中国?外媒:日本海保训练舰将赴希腊和斯里兰卡等国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朱明杨

中国制造向上攀登

如果进展顺利,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成为继三星、LG之后的第三家苹果OLED显示器供应商。无论环境怎么变,中美两国间这些最活跃的经济细胞仍在不断碰撞、交流,用脚投出最诚实的一票。

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还在持续,但中国的一些企业正从一开始的悲观忧虑中走出来,而且越来越有底气。技术过硬、巨大的国内市场、完备的产业链成了他们最大的优势。

“进可攻退可守”

对松腾实业的家卫士总裁阙建龙来说,今年最高兴的事就是此前因为中美贸易摩擦而被迫关闭的两条生产线又重新开起来了。国内巨大的市场潜力让这位“外贸老兵”尝到了甜头,他开始把公司的重点业务瞄向了国内。

大半年前,这里还是另一番光景。阙建龙记得,去年美国刚对中国价值500亿美元的输美产品征收25%的关税时,公司的“狼狈”样。

松腾实业常年为霍尼韦尔、惠而浦、必胜、飞利浦等国际知名品牌代工,美国订单占到了公司的20%以上。听说美国要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公司一下子急了。阙建龙说,为了保证利润,工厂只能加班加点大量赶货,争取赶在正式加征关税前出货。好不容易完成了之前的订单,从当年8月开始,国外订单开始不断减少,公司出口销售额(尤其相对美国市场)横比下降了10.3%。

“像我们合作的一家美国公司,过去每年都有二三十万台订单,可从去年年底再合作时,他们明显举棋不定了。”阙建龙说,对方也不明说因为关税的影响不合作了,暗地里确实是在找替代方,压缩成本。

大批订单的损失对松腾实业来说是不小的打击,迫于无奈,公司只能暂时关闭两条生产线,积极寻找出路。出于常年做外贸的思维惯性,阙建龙他们首先考虑的是积极扩大出口贸易面,分散出口。“多年代工生涯也让我们积累了不少国际关系和资源,我们就想着调整产品结构和其市场方向,把市场分散到欧盟、日韩等国家和地区,可是效果并不理想。”

国内巨大的市场一直吸引着阙建龙,早在2015年,松腾实业就推出了自主品牌家卫士面向国内市场,但一直没有用心耕耘。“一方面当时我们外贸订单充足,公司也没有更多精力照顾;另一方面,品牌知名度不高,同样的品质,贴牌产品不愁销路,自主品牌却无人问津。”

外贸订单的减少让家卫士开始重新审视国内的市场环境,阙建龙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因为国内电商发达,他们就着手与新兴的、有巨大潜力的渠道开展战略合作,这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我们和天猫、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都有比较好的合作,比如后期参加拼多多新品牌计划,光在一家平台上,我们的智能扫地机就累计销售了30余万台,直接‘复活’了一条生产线。” 阙建龙说,这让他们真正感受到了国内巨大的市场以及潜力,智能吸尘器在美国市场的普及率是17%,而在中国只有1.5%,这就是最大的机遇。“有14亿人的市场做后盾,无论未来形势怎么变化,我们进可攻退可守。”

“上下游的供应链互相配合,一砖一瓦地往上垒”

转向国内市场后,公司最大的变化是什么?阙建龙说主要是生产线和供应链的调整,“原来我们都是整柜整柜搞批发,但国内基本是单台,消费者喜欢定制化,产品更新迭代速度也更快。”他原本预计要给公司留出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过渡适应调整期,但中国的产业链优势又给了他一个惊喜,让公司在短时间内就完成了转型。

多年的“世界工厂”留给中国的是一条完整的工业链条。中国拥有41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可以生产小到服装鞋袜大到航空航天的工业产品体系。尤其是广东珠三角一带,往往在方圆10公里内可以完成研发、设计、生产、商业化的全部流程。

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进程不绝于耳的担忧声,一个疑问萦绕在很多人的心中:全球产业链会从中国搬走吗?此前,商务部综合司司长储士家明确表示,中国产业门类齐全,基础设施完善,有1.7亿受过高等教育或有专业技能的人才,有14亿特别是4亿中等收入人口的巨大市场,中国产业链的综合优势目前不仅没有国家能够替代,而且还会随着新的产业加入更加完善。

这些年,中国的产业链日趋完备。联想集团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关伟还记得,1996年他刚加入联想的时候,联想的第一标准厂房只有一条非常简单的生产线,“但当时已经觉得很厉害了,因为我们能自己生产电脑了。”而如今,23年过去,生产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关伟说,联想现在的工厂里,1000万美金的生产线比比皆是,自动化、智能化水平都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京东方集团副总裁、显示器件事业群首席品质官张学智说,从京东方第一条生产线建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6年,国产化率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现在,产业链逐渐转移到中国之后,从设计的效率上来讲,我们是全球最快的,也是最节省的。”

这是中国产业链发展的一个缩影,不光门类齐全,而且越来越精良。拿国内的柔性制造举例,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如何高效满足产品定制化的同时控制成本是制造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事实上,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在国内早已成熟。

“我们对客户个性化的需求不可能以现有传统的单站化生产方式来满足,这肯定是不够高效的。客户的需求是千变万化的,这中间就关联到技术问题。”联想集团副总裁,联宝科技首席执行官柏鹏介绍,联想的做法是合并同类项,将订单转化成工单。“个性化的订单之间也有相同之处,我们就合并这部分。因为不可能来一台订单,就给它安排一个生产线,这是非常低效的。”为此,他们开发了智能排产系统、智能用工平台等多个技术系统,根据客户个性化订单交付的要求、根据物料准备情况、产线准备情况等因素,做综合的智能化排布。

这样的产业链优势不是一蹴而就形成的,张学智对此深有感触。“就像建一座高楼,多年来,我们这些上下游的供应链相互配合,一砖一瓦地往上垒,一步步才走到今天。”他说,他很佩服中国人的勤劳努力,从无到有,硬生生造出了一幢恢弘的建筑,这中间任何一方质量不达标都可能造成大楼的崩塌,“我们上下游之间实际上有一个共同的质量理念在支撑,那就是为生产高质量的产品分工协作,共同努力。”这是他觉得中国产业链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中国的产业链要继续向上攀登

关伟曾经问过一个欧洲人怎么看待中国的产业链地位,对方的回答是:如果今天中国人不做一次性打火机了,全世界都没有打火机可用了,只能用火柴。

近些年,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涨,不少世界巨头企业将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和印度,以降低成本。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以来,这样的速度似乎加快了。而事实上,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此前的调查发现,这些企业仍然离不开“中国制造”。

今年5月,耐克、阿迪达斯等美国170多家鞋业公司给特朗普发了一封联名公开信,希望立刻将鞋类从中国进口商品关税加征清单中移除,因为美国消费者才是承担进口关税的人。这份公开信表示:“尽管我们一直在努力从中国转移出去,但是鞋类行业毕竟与别的行业有所不同,它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采购决策的制定和规划需要花费多年的时间,公司不能说转移就转移。”

“我们接触下来,发现很多外企目前是采取了所谓‘大闸蟹’的模式,就是在国内把零部件都做好了,再运到其它国家组装。”张学智说,目前,中国的产业链是最完备的,东南亚和中国相比还有差距,供应链的配套成熟度也有待观察。

他举了一个不久前发生的小故事来证明这一点。京东方的一家越南供应商清洁间需要安装门帘来达到隔离的效果,可是采购人员在当地没能找到合适的门帘,最后还是从深圳购买了一批快递过去。产业链配套的不足可见一斑。

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中国工厂有着不可替代性。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曾撰文说,从长期来看,产业链布局从中国大规模撤离的可能性不大。除了产业链、大市场的优势,邢自强着重强调了人才优势。

即使面临人口老龄化,中国的高技术劳动力人口依然增长较快:过去五年国内大学新毕业学生近3400万,相当于菲律宾、马来西亚和越南的大学生数量的总和。假设供应链想搬到周边经济体,无疑将面临高技术劳动力相对短缺的情况。而且,即使中国劳动力成本近年来显著上涨,但是仍不足每小时4美元,比更富裕的发达国家(如日本、韩国)更具竞争力。

这点也得到了张学智的认可,“像我们每年招聘应届大学毕业生规模就在三五千,很多东南亚国家一次性招聘这么多优秀人才是有一定难度的,人才素质的培养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他说。

另外,邢自强还提到了中国日益提升的研发能力。“通过对跨国公司的分析研究,我们发现一些欧美企业选择在中国布局,主要看重中国的研发能力,比如说生产电子元器件和电力设备相关的通用电子、西门子等。去年,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国际专利申请数量第二多的国家。”

但是,他同时提醒,供应链的短期刚性以及上述诸多优势,并不意味着中国可以高枕无忧。考虑到贸易保护主义的长期化扩大化,很多企业经过权衡仍可能选择搬迁。

对此,关伟认为,全球范围内的产业链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动态调整的。它会随着国际分工和全球产业布局的变化,不断发展演进,中国的产业链只有发展到技术密集型上来才能真正“高枕无忧”,“比如企业间的合作,大家在专利上面谁也躲不开谁,互相掣肘、共享才是最稳固的。”他对中国的产业链充满信心,“我觉得整个中国的产业链,持续发展下去,我们一定会彻底领先。”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均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首页 - http://ht-culture.com